平湖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在尉犁地下大峡谷体验钻地缝

发布时间:2019-11-20 04:47:13 编辑:笔名

在尉犁地下大峡谷体验钻地缝

本报石速 飞雪降临库尉之间的戈壁旷野时,我们“走遍新疆”大型采访活动巴州采访组刚好经过这里。 时光尾随寒风,飞雪在新疆大地已经出现多时,因此,除了对欢快飞舞的雪显示麻木,我对旅游景点也反应迟钝: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景点,夏季景色各具千秋,冬日却是雷同的单调。 采访选题中有景区介绍,怎么办?这没有难倒尉犁县的朋友,他们推出了一个冬季拍照效果不错的地下景观——罗布泊雅丹地下大峡谷。 天山山脉中峡谷众多,地下峡谷还是第一次听说,冒着飞雪,我们的采访车驶向荒芜的戈壁深处。 也许峡谷沉在地下,景区的门楼显得极为原始沧桑、矮小简陋,如同武侠影视剧中戈壁沙漠中的客栈。我们的车停在一个指示牌前,走在后面的人正议论一些事情,忽然发现前面的人不见了,原来,他们已迫不及待地下到景区。他们仰首向我打招呼,我有种站在山顶上的感觉。 飞雪覆盖大地,也沾满了峡谷入口。台阶是简易陡坡,栏杆由原木捆绑而成,我抱着碗口粗的木头往下移,生怕一不小心掉进这条30多米深的地缝。平时,我们常听到惭愧之人或羞涩之人的无奈之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世界上能供人钻的地缝,不是随时随地就能找到的,而体验到钻进地缝感觉的人少之又少。 进到地下峡谷,两侧崖壁触手可及,地球表面的喧嚣和浮华,像是被抛向九霄 台阶是简易陡坡, 栏杆由原木捆绑而成,我抱着碗口粗的木头往下移,生怕一不小心掉进这条30多米深的地缝。 飞雪仍当空起舞,但很少光临峡谷,可能是峡谷吐着哈气不欢迎它们。我们脚下小河故道似的路是粗糙的、干净的,湿滑被隔绝到了地面。 行进在峡谷中,我不禁想到《西游记》中的无底洞,洞连洞、洞套洞,生怕迷失于地下。云外,唯一嵌进地缝的现代景象,是我们拿着没有信号的互相拍照。 箭头指示的方向注明:前方4.2公里。我们这些疏于运动的都市群体,喜欢这样的徒步距离,我们一边行走,一边说笑,时而望望狭窄的天空。飞雪仍当空起舞,但很少光临峡谷,可能是峡谷吐着哈气不欢迎它们,也可能是雪花生就喜欢装点大地的表皮肌肤,不愿隐藏于人们的视线之外。总之,我们脚下小河故道似的路是粗糙的、干净的,湿滑被隔绝到了地面。 飞雪极少与塔克拉玛干沙漠相拥,偶尔稀稀落落地到来,也不愿在罗布泊雅丹地下大峡谷内歇脚,但这并不代表地下峡谷与水无缘。尉犁县的朋友说,地下峡谷能形成今天的奇观,是水的杰作。也许,亿万年前一次微小的地壳运动,让这里的大地开裂出一条小

广西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那儿较好
雅安治性病好的医院
临汾市骨科医院怎么样
长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