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西藏一年看日子如水般流過

发布时间:2019-11-09 06:41:36 编辑:笔名

《西藏一年》看日子如水般流过

“《西藏一年》以罕见的深度、惊心动魄的力量,公正记录当今最有争议、最偏远地方人们的真实生活” ——《卫报》 在那儿的日子不是如水般流过你也可以说,大概西藏的日子和我们想象中不同吧毕竟,那里高原雄阔,天空湛蓝,信仰独特,有些宗教仪式,还在延续但是,这些西藏元素,不是已经被说得太多了吗,说得都像悬在空中的符号,而不再是人家的日子难怪藏族小说家阿来老在说“去魅”现实当下的西藏普通人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用小说作比喻,大概贴近阿来的《空山》而用文学作品之外的文字去靠,应该就是今年这本《西藏一年》

西藏一年,从2006年6月到来年6月,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年,却是可以把西藏人普通日子记录得最丰富最细微的时间跨度需要说明的是,它首先是一部商业独立运作的纪录片,去年在国外播放,已经赢得了足够的声誉而在国内,央视首播今天才亮相荧屏书和纪录片同名,很容易让人想到它就是解说词台本但只要用心去读,就不觉得有从镜头上直接扒下来的仓促这就是一个独立的文本,是一群西藏的外来人,一群记录者在江孜古城和当地人相处一年,所记录下来的普通人的日子那些西藏普通人,包括包工头、饭店老板、拉板车的小伙子、寺院的僧人、乡村的法师,还有乡镇医生,虽然角色各个不一,但他们的生活也都是婚丧嫁娶、孩子考学、亲人生病、挣钱养家、敦亲睦邻……日复一日而又细水微澜,可能不容易在镜头呈现的,是女导演孙书云的困惑不解指的是那些迥异于汉族文化的部分,只不过,在书中,她已可以把它直接或者拐弯抹角地表达出来,听到当地人真实的反馈因为她和她的剧组,已经和当地人混得不能再熟一年的时间,如她的描述,整个剧组租住在江孜老城的一间藏式民居,它本来已经成为街道办事处,被他们租住后,其中两间房还要储存居委会的办公用具、档案、牛粪和柴火最多的时候9个人住4间房,而且没有水,吃饭、洗漱所需用水全要靠三轮车拉来,洗澡要到街上的公共浴室,一周只能洗一次同样的柴米油盐生活,恰好可以融入当地人的生活节奏,也能迅速建立起彼此的信任与理解应该说,那一千载难逢的拍天葬的机会,还有为数不多的拍法事的机会,都是不把他们当外来者的确证,这种确证还包括,该灌酒的时候被毫不手软地灌进

孙书云是位在国外学习过纪录片制作经验的女导演,《西藏一年》一书也有好的纪录片所拥有的那种朴素、只呈现不渲染的节制尽管作为纪录片人,他们有着非常专业的选点意识与选角意识就西藏这个题材,有太多的作品是人扛着机器各处名胜风景地乱跑拍摄的,辛苦可能同样辛苦,终归还是一种快餐式的速览与呈现,相比之下,《西藏一年》的镜头要稳得多你甚至可以总结说,当他们把要拍的对象锁定之后,镜头基本就属于机位不动的那类而一年的长度,足以让他们把追踪的人物与家庭故事展现出相对完整的脉络至于拍西藏为什么要选择江孜而不是拉萨、日喀则这样的繁华都市,书云与她的团队意识更清楚:江孜是座有历史的小城,1904年的江孜抗英保卫战,显示了西藏人抗击外侮的悲壮除了拉萨,江孜还是西藏保存最完整的古城,有六百多年历史,三条主道的尽头是耕地,田畴,城镇周围村庄林立村庄、寺院和城镇,正好构成三点一线,从人类学考察角度,这样的选择最具典型性

出现在书中的人物都特别有意思拉板车的小伙子拉巴是在大街上找到的他答应出镜的故事几近波折,一开始还孤单一人,拍完就有了女朋友情绪的起落特别戏剧化冰雹喇嘛原是西藏乡村的重要角色,但如今西藏人也懂得用高射炮,次旦这个冰雹喇嘛就面临失业危险;但他在其他领域则要自信得多,比如用法术给人治病,他还会热切建议病人再到医院去看看,只是该到那家医院,得由他算一算乡镇医生拉姆给人治病,但她自己的胃溃疡,却求到了次旦法师这儿写得更精彩微妙的还有《一个女人与三个男人》、《罪恶即是惩罚》前一章涉及西藏人特殊的婚俗,后者涉及“文革”中的恩怨以及西藏人如何化解彼此的怨恨矛盾与冲撞过日子谁又会没有,但放到《西藏一年》,会格外佩服西藏人调和的本事他们让科学与理性走进自己的生活,但又巧妙地让它们与这片土地上的信仰并行不悖于是就有特别的趣味

虽说文字与镜头是两种表达方式,但是能在文字中感受到纪录片的质地,作为书而存在的《西藏一年》,也仍然值得赞赏它其实还起着花絮碟的功效,导演不再置身镜头之外,反而处处与剧中人物发生交集,这样的手法令人会想到阿巴斯的电影《生生长流》而生生长流四个字,也是我在这本书中所感受到的西藏的日子

(责编:小靓)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