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镇妖册 第七十五章 今夜断情缘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0:04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七十五章 今夜断情缘

陆倩倩双眸闭着,头微微的扬起,嘴角勾着一抹奇异的笑意,似乎正在期待着什么东西降临,又像是在等待着自己爱人的一个轻吻,那安宁柔媚的样子,像是一团温暖的光芒,像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不已。

陆倩倩忽然动了动眼睫,明亮的眼眸睁了开来,她的头微微低下,看向面前的许行空。

许行空注意到她眼眸中那条血色的竖线越发明显了,映照的整个眼瞳都散发着血色的光芒,许行空心里暗暗忌惮,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和尚...你怕我。”

虽然陆倩倩仍然在笑,但是笑得却有些苦涩,她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这句话她也曾经问过许行空,许行空当时并不承认,不过,这次许行空却点了点头。

“是的,我怕你,我不知道你还会害死谁,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又称为你的一颗棋子,更不知道你是不是早就做了连自己的弟弟都要牺牲掉的心理准备。”

陆倩倩张了张嘴却没出声,纠结了一会惨然一笑道:“你不再相信我了?也是...我没法证明什么。”

“不用证明了,黄勇庆的死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

陆倩倩绞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过许行空并不需要她的解释了,他抿了抿嘴沉声道:“我想,陆伟栋也会这么想的。”

“小弟?...”

陆倩倩眼神一空,好一会才苦笑着摇头道:“我要走了,离开这个城市。”

许行空一怔,随即淡淡的点头道:“也好,走了好,眼不见为净,希望...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陆倩倩深深的看了一眼许行空,落寞的神色一敛,呵呵轻笑了一声,捋了捋耳边的一缕碎发,柔声道:“嗯,你说的对,我走了对你对小弟都更好。”

许行空撇了撇嘴没说话,不过她能做到这一点就不错了,难道你还指望一个入魔的家伙为自己的亲人牺牲自我么?那她还是一个魔么?

很明显,以前许行空就没有想明白这点,说起来,黄勇庆的死的确跟许行空过于信任陆倩倩有关系,这点许行空无法否认,他只能用杀掉害死黄勇庆的桃树妖来略微安慰一下自己的愧疚之情,至于杀掉罪魁祸首陆倩倩,许行空似乎有意无意的没往那方面想。

见许行空一副冰冷的样子,陆倩倩眼神闪了闪,正色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并没有想要害死他的打算,我只是为了摆脱自己的枷锁。”

许行空烦躁的挥了挥手道:“这已经不重要了。”

陆倩倩一怔,随即摇头失笑:“不错,这确实不重要了,以后我走我的独木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如果有机会杀了我,你也不必留情,这话你也转告小弟,还有,告诉他,以后的路要靠他自己了。”

“不靠自己还能靠谁?你走吧,我怕被人看到我和陆伟栋都解释不清。”

陆倩倩再次看了许行空一眼,猛地一转身,窈窕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许行空看着眼前的一片虚空,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随即想起还处于昏迷状态的陆伟栋,赶紧念头一动退出了元神空间。

陆伟栋还是闭着眼睛躺在地上毫无意识,旁边是黄勇庆的尸体,地上有散落的粉红色桃花瓣和落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连那桃树妖的尸体都不见了。

黄勇庆死的很突然,陆倩倩走的很干脆,许行空望着随风轻摇的树顶,心神有些恍惚,仿佛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只是一场荒诞的梦而已。

“头!头儿!...医生,快叫医生!”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将迷惘的许行空唤醒,他有些僵硬的扭动着脖子,艰难的将视线转向黄勇庆的尸体。

忽然,一双粗大有力的手一把揪住了许行空的衣襟,狠狠的将他向上提起,让许行空只能双脚脚尖触地,脖子两侧也被衣领死死的勒紧,脑袋顿时有种缺氧的轻微晕眩感。

“都是你,是你害死了头!老子杀了你!”

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面孔充满了许行空的视线,许行空有些心虚的将视线转开。

“老胡,别冲动,别冲动,这跟许先生无关...”

“放屁!如果不是这家伙非要改道来这里,头儿又怎么会,怎么会...我不管,我要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

“老胡,你别乱来啊!这事有林姑娘做主,轮不到我们胡来,听我的,松手!”

那双充血的眼睛不甘的瞪着许行空,粗重的鼻息呼哧呼哧的喷在许行空的脸上,一股浓重的烟臭味非常难闻,许行空将脑袋用力的扭向一侧。

“我草你...”

那人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他用力将许行空向后一推,许行空身体很自然的向后连退几步,竟然站稳了,许行空抬头看了看着如同愤怒的狮子一样的男人,叹了口气抬手指着汽车前挡风玻璃后面的龙猫公仔道:

“那个,是老黄买给阳阳的

,今天...阳阳过生日,麻烦...帮忙送过去...”

许行空越说越小声,最后心虚的说不下去了,周围几个大男人眼睛都红红的看着许行空,一副想要吃人的样子。

许行空心说黄勇庆这些手下倒都是性情中人,只是这事你们不办还有谁能办?

几人瞪着许行空,许行空打死也不愿意承担此事,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黄勇庆的家人,尤其是那个还在等着爸爸一起庆祝生日的小女孩。

正当众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躺在地上的陆伟栋忽然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

这一回时间,可怜的娃已经昏迷又清醒了两个来回了,可能反复的失去意识让陆伟栋的记忆有些混乱,他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大致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许行空,我姐呢?”

陆伟栋神情有些紧张,显然,他很担心从许行空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听到陆伟栋的问题,黄勇庆的几个手下也都虎视眈眈的看向许行空,他们眼神里的怀疑之色许行空看的清清楚楚。

许行空扯了扯嘴角,略有些讽刺意味的反问道:“你倒是挺关心她的,你就不担心一下你自己?”

“我?...”陆伟栋顿了一下,苦笑着叹了口气道:“要是没有我姐姐,我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了,也许在街边要饭,也许早就死在某个街头了,就算...就算我姐想要,想要...我也不怨她。”

许行空有些诧异的看向陆伟栋,想不到这个自私的小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来他对姐姐的感情真的很深很深。

许行空无声的叹了口气,有些落寞的说道:“她没事,她已经走了,离开这个城市了,也许...以后你都见不到她了,她让我告诉你,你姐姐已经没了。”

“走了?”陆伟栋愣住了。

“走了!?”刚才那个想要干掉许行空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语气里满是遗憾,接着,众人怀疑的目光都投到了许行空身上。

许行空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抬手做据止状道:“害死老黄的是桃树妖,跟她...跟她...关系不大。”

“关系不大?桃树妖?那妖怪呢?也跑了?”

黄勇庆的一名年纪稍大的属下怀疑的追问道。

许行空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副神游天外状的陆伟栋忽然喃喃的说道:“走了,呵呵...走了好,走了好啊,不管你认不认我,你都是我的姐姐,永远都是,我的姐姐还在,还在呀!就在这儿,在我心里,哈哈...”

说着说着,陆伟栋的眼泪忽地冒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泪雨滂沱,众人见状心里都不好受,原本满脸恨意的几个男人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

“带上头儿,我们走吧。”

“可是...要不要留一组人仔细调查一下现场?”

“不必了,现在人手不足,不要再分兵了,万一被各个击破就糟糕了。”

众人稍微商议了一下,都认可了年纪比较大的那人的建议,很快就将黄勇庆的尸体抬上车。

“许先生,你跟我的车吧,我们还是先赶去原定的地点,另外,我虽然没有资格问你,不过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告诉我,那桃树妖呢?”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死了,我跟陆倩倩联手杀死了桃树妖。”

那人点了点头,但是怀疑似乎并没有完全消除,只是许行空既然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虽然他对陆倩倩在这件事中的作用仍然有些怀疑,但老于江湖的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最好别那么认真,毕竟那个层次的事情跟公平正义距离很大,他们这些人讲的是拳头,拳头在某种意义上就代表了公义。

再说了,人都已经没了,再追究公道和真的有用么?还不如适当的装个糊涂,以此来争取为活着的人争取更大的利益来的实惠。

因此,他阻止了自己同伴想要继续想许行空发难的想法,推着众人上了车子,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寂寞的林荫道上只剩下了枯黄的落叶和满地的花瓣,还有那一片鲜红的血迹,无声的祭奠着那刚刚远去的灵魂。

郑州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电话多少
郑州银屑病医院贵不贵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联系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