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小镇风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35:44 编辑:笔名

一  昌兴是一个水旱码头,宋仁宗天圣六年,昌兴就成为黄河岸边的一个重镇,也是一个商贾云集的小镇。这个热闹繁荣的黄河边上的小镇,到宋徽宗宣和年间,由于金兵的不断南侵,开始变得萧条起来。在金朝的统治时期,虽然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却已经远远的比不上北宋时期了。康王赵构南渡后,在临安建立了南宋政权。金兵又侵入到长江江北,南宋成为偏安东南一隅的小朝廷。在金朝统治了六十几年后,成吉思汗在北方建立的元朝,挥戈南下,蒙古铁骑横扫金朝的统治,昌兴小镇很快被蒙古铁骑的马蹄声,震碎了。  蒙古骑兵在小镇上,劫掠了几天后,渡河南下了,留下一个千户长,带领几百蒙古兵,驻扎在镇上。这个千户长叫苏和,个子很矮,一脸的络腮胡子,两道黑绒绒的眉毛下的眼睛有点突出,白眼仁大,黑眼仁小。天天骑着马,顶盔贯甲的,携弓挂箭,手提开山大斧,带着兵丁在小镇上巡视,稍有不顺眼的,就抓人杀人。  小镇上的居民都噤若寒蝉,听见马蹄声,家家关门闭户,没有人敢在街上走动。人们都躲在家里,支棱着耳朵倾听着街上的动静。时间长了,小镇上的人,逐渐掌握了苏和出来巡视的时间,人们就尽量错开苏和巡视的早晚那段时间,赶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商铺才开门招揽顾客,上街买东西的,也都赶在这六七个小时之间出来在街上行走,不过,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  小镇上有两个骡马客栈,是来往客商落脚的地方。小镇东面的骡马客栈,叫做聚缘客栈,客栈的老板,是个典型的河间大汉,叫方正跃,长得膀阔腰圆的,下巴上的黑胡须留的很长。别看方正跃长得人高马大的,胆子却特别小,真是树叶掉了,都怕砸破头。他的聚缘客栈在蒙古兵还未南下的时候,生意非常兴隆。南来北往的客商,几乎每天都让聚缘客栈的所有客房爆满。为了方便客商的食宿,方正跃特意又建了一幢附属设施,聚源酒店,聚源酒店就在聚缘客栈的院内。自打开了聚源酒店,更是商旅盈门。可是好景不长,酒店刚刚开张不到两年,蒙古的铁骑,就踏上了这个小镇,小镇上商铺的生意很快就变得萧瑟冷清了,聚缘客栈也不例外,来往的商旅,零零星星的,生意萧条了。  另外一家客栈,也是个老客栈,叫做商旅之家客栈,客栈的老板姓顾,叫顾云龙,虎目剑眉,膀阔腰细,七尺以上身材。顾云龙曾经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有一身好功夫,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为人侠义,仗义疏财,在昌兴镇周围名声远播。  两家客栈,在昌兴镇是竞争对手。聚缘客栈,位于昌兴镇紧靠码头的地段,交通要道,加上方正跃是土生土长的昌兴镇坐地户,很的地利,生意非常好。只是在蒙古人占领了昌兴镇以后,生意才开始萧条了。但是,方正跃跟顾云龙这个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还是暗中较量着。  顾云龙的商旅之家虽然不在码头上,但是,顾云龙人缘好,对那些僧道乞丐和游方郎中,只要他们来住店,他从来不收他们的宿费。他的客栈也有一个伙房,对这些人,都是免费供应茶饭,就连镇上的孤寡老人,他也经常施舍粮食,让他们度日。所以,顾云龙在镇上的名声非常好,就连来往的客商,也知道顾云龙是个侠义行善之人,都愿意住到他的客栈里,因此,顾云龙的客栈,回头客反倒比方正跃的客栈多。    二  自从蒙古兵占领了昌兴镇,聚缘客栈和商旅之家的买卖都有点衰落了,但是两家仍然竞争的很激烈。方正跃为了自己的聚缘客栈能压倒顾云龙的商旅之家客栈,不惜卖身投靠蒙古军队,跟苏和称兄道弟,蒙古兵在他的聚缘客栈吃饭喝酒,方正跃告诉店小二,一概不收取酒饭钱。这可正中苏和的下怀,苏和正愁没地方白吃白喝,去商旅之家客栈白吃白喝,顾云龙肯定不会答应。再说,苏和知道顾云龙一身的好武艺,也不敢真到商旅之家客栈去白吃白喝。  岂不知,方正跃如此巴结苏和,却让自己做了亏本买卖,苏和跟他手下的几个百夫长,几乎每天都要在聚缘客栈喝两顿酒,那些蒙古兵也经常到聚缘客栈来白吃白喝。几个月下来,聚缘客栈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赔了不少老本,方正跃心里暗暗叫苦,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奉承苏和和他手下的蒙古兵。  这天,苏和又带着几个百夫长来到聚缘客栈,方正跃急忙笑脸相迎的说:“将军,欢迎你,不知道将军今天想吃什么?”  苏和的脸扬得高高的吩咐:“昨天我不已经吩咐过你了吗?想办法给我弄一只烤全羊来吗?怎么?这点小事,就让你作难了吗?”  方正跃奴颜婢膝的说:“将军,烤全羊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只是小一点。”  苏和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端上来吧。”  方正跃踢了小二一脚:“还不赶快去给将军把烤全羊端上来!”  店小二急忙把烤全羊端到苏和面前的桌子上,又端上来一盘红烧鲤鱼,一盘猪肘子。  苏和看看那只烤全羊,还真不大,也就是二十几斤的样子,他斜楞了方正跃一眼,就动手撕下一只羊腿,大吃大嚼起来。那几个百夫长看苏和已经动手开吃了,也急忙你扯羊腿,我拽羊头的,一会功夫,一整只羊还有几盘菜,就被几个人分别装进肚子里了。  吃饱喝足了,苏和半醉不醉的带着几个百夫长,趾高气昂,大摇大摆的走了。  看着苏和他们走远了,方正跃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唉声叹气的说:“他妈的,这可怎么办啊!这几个蒙古人天天盯在这儿了,我他妈的这买卖还能做吗!”他把账房先生叫了出来问道:“黄先生,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东家,你看看,咱们现在已经亏空了,再这样下去,非把咱们这个小客栈吃黄了不可。”  账房先生叫黄佛风,人送外号黄马蜂。这黄马蜂生的尖嘴猴腮,两只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一肚子花花肠子。  方正跃心绪烦躁的吩咐:“黄先生,你告诉那几个店小二和客栈的伙计,咱们聚缘客栈关几天门,你们都放假,什么时候蒙古兵走了,什么时候再开张营业。”  黄马蜂的小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俯下身子,把嘴附在方正跃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东家,我倒是有两个办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什么办法?快说说!”方正跃急不可耐的催促着。  “我这几天晚上出去观察了几个晚上,发现每天晚上,蒙古兵的巡逻队,都从商旅之家客栈门前走过。他们都很大意,有时候就一个人出来巡逻,别的人都去睡觉了。咱们带两个人,晚上伏在商旅之家客栈的院墙外,如果是一个蒙古兵巡逻,咱们就把他打昏了,等他醒过来,回去一定会到苏和哪儿告发是商旅之家客栈的人把他打伤的,再说,商旅之家客栈的老板顾云龙,又是个会武功的人,苏和一定会怀疑手下的人是顾云龙打伤的,就会找顾云龙的麻烦的。到那时,顾云龙就不得不安排那些蒙古兵在他们客栈吃饭,他们吃惯了嘴,上咱们客栈的次数就会少多了。”  “第二个办法,东家的大小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苏和将军也正当年少,把大小姐嫁给苏和将军,咱们客栈不就有了靠山了吗?再说,东家成了苏和将军的岳父,苏和将军就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到咱们客栈里白吃白喝了吧!”  方正跃一拍大腿:“你怎么不早说,我看这个大媒,就由你来做,等我女儿嫁过去后,咱们就实施第二步。”  苏和听黄马峰说方正跃要把女儿嫁给他,高兴的一拍桌子,满脸的络腮胡子都乐得炸开了。  三天后,苏和带着四个百夫长和一百士兵,还雇了一乘轿子,几个喇叭匠,吹吹打打的来到聚缘客栈,把方正跃的女儿娶了回去。自此后,苏和手下的蒙古兵到方正跃的客栈喝酒,都照样付钱了。  方正跃在女儿嫁给苏和后,在镇上走路都高昂着头,显得趾高气扬的,买卖也顺当多了。  在女儿嫁给苏和的第六天晚上,方正跃把黄马峰叫到自己的房间,商量给商旅客栈栽赃的事。  黄马峰阴险的说:“我看咱们今天晚上就去,我现在就去把管客房的张芾和姚岭叫来,等一会咱们四个一起去。”  半夜丑时,四条黑影蹑手蹑脚的来到商旅之家客栈院墙的阴影处,伏下身子等待着什么。  鸡叫的头一声刚落,只听远处传来咿咿呀呀的蒙古民歌。随着歌声越来越近,一个蒙古兵摇头晃脑的唱着家乡的歌曲,来到了院墙附近。四个黑影扑上去,一个人抡起一根棒子,狠狠的向蒙古兵的头上砸去,蒙古兵应声倒在了离商旅之家客栈大门不远的拐角处。四个黑影慌慌张张的,向码头方向跑去,很快就不见了。  方正跃和黄马蜂带着张芾和姚岭,急急惶惶的跑回了聚缘客栈。方正跃喘着粗气对黄马峰和张芾姚岭嘱咐道:“这件事,谁也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一旦让苏和或者顾云龙知道了,咱们可就摊大事了。”  “是、是,东家你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三  却说那个被一棒子打昏的蒙古兵,叫嘎达。天快放亮的时候,嘎达醒了过来,他爬起来,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揉揉眼睛,拍拍脑袋,这才想起来,昨天自己巡逻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打了一棒子。他站起来才发现,这里是商旅之家客栈。他一下子想起来,商旅之家的老板顾云龙是个武艺高明的练家子,夜间那一棒子,一定是顾云龙所为。想到这里,他头重脚轻的向蒙古兵营跑去,要向苏和报告这件事情。  他闯进苏和的营帐,两个亲兵拦住了他,他跟两个卫兵争执起来,苏和被吵醒了,喝问道:“怎么回事?”  嘎达把自己巡逻被人打昏在商旅之家客栈门前的事,详细地向苏和禀报了。  苏和听完嘎达的禀报勃然大怒,满腮的络腮胡子都一根根的竖立了起来。他吩咐军营里的医官,给嘎达医伤,自己带着几个百夫长,和一个小队的兵丁,跑步来到商旅之家客栈,闯了进去,一个伙计迎了过来,谦恭地问:“众位军爷光顾,里边请。”  “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苏和怒目圆睁,顺手给了伙计一个大脖子拐,打的伙计一个踉跄,也没敢回话,急忙进客栈,去找掌柜的顾云龙。  顾云龙正在账房里跟账房王英先生盘点账目,看见伙计捂着脖子,踉踉跄跄的跑进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东家,不好了,苏和带着蒙古兵打上门来了”  伙计带着哭音说。  顾云龙听了,心里觉得很诧异,他大踏步的迎了出来,看见苏和怒气冲冲的正往里闯,他镇定的双手一抱拳:“军爷,请问,来客栈有什么公事,如果来喝酒,就里边请。”  苏和把头扬得高高的,带着人进了客栈里的酒店,大马金刀地在酒桌旁坐了下来,招呼几个百夫长也在这桌子边坐下,让那一小队蒙古兵守住客栈大门。  “顾云龙,你知罪吗?”苏和盯视着顾云龙,恶狠狠地问。  “草民不知道犯了那条。”顾云龙不卑不亢的回答。  “哼,昨晚后半夜,是谁把我的巡逻兵丁打昏在商旅之家客栈大门外?我想,别人绝不会跑到商旅之家客栈大门外来行凶吧?”  顾云龙把客栈里的伙计全都叫了出来,严厉的问:“昨天后半夜,你们谁出去了?谁看见巡逻的军爷了?”  伙计们纷纷表示,昨晚谁也没出过大门。  客栈里的老管家陈升说:“东家,昨晚大门上了闸板后,再也没人出去过。”  苏和暴突的眼睛转了转,命令一个百夫长:“葛根,你带两个人回军营,把嘎达抬到这儿来。”  又对顾云龙喝道:“赶快给我拿酒来,有好牛肉好羊肉上几大盘来。”  顾云龙知道今天如果不出点血,就会让苏和借着这件事大闹客栈,甚至会危及自己和伙计们的性命。他本想发作,考虑到今后,只好把火气压了下去。吩咐管家带着几个伙计,搬来几大坛酒,又让后厨烹饪出几样蒙古人喜欢吃的牛羊肉,全都摆到了桌子上。并且招呼那一小队蒙古兵,让他们坐在另外两张桌子边,给他们也都上足了酒和牛羊肉。  当他们正吃得高兴的时候,顾云龙对苏和说道:“将军,即使那位巡逻的军爷,被人打倒在我们客栈门前,也不能证明是我们客栈的人把军爷打倒的。再说,我们开客栈的以和为贵,我们跟那位军爷无冤无仇的,我们为什么要打他呢?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们商旅客栈。请将军三思。”  苏和吃得高兴,翻了翻大眼珠子,“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这件事还没有人证明不是你们干的……”  正在这时,两个蒙古兵搀着嘎达进来了。  “嘎达,你说说昨天晚上是谁把你打昏的,好好想想。”苏和对进来的嘎达说。  嘎达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说:“将军,我当时巡逻到商旅之家客栈院墙外,影影绰绰,觉得有几个黑影窜了出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头上就挨了一棒子。究竟是谁干的,我并不能肯定就是商旅之家客栈的人干的,再说,我跟他们无冤无仇,他们打我做什么?”  “虽然没有证据,也不能排除对商旅客栈的怀疑,而且,商旅客栈周围居住的人,都有嫌疑。”  苏和暴突眼睛鼓起来,转了转说。随后命令身旁的百夫长:“葛根,你马上带一小队兵丁,把客栈内外,还有客栈周围的民居,都给我认真搜查一遍,如有可疑的地方,马上把人给我带回去审问。” 共 32942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鸳鸯梦2

下一篇:离别是伤感的